《搖頭丸之相關法律問題》


陳曉帆

(東吳大學法學碩士˙律師)

 

 

壹、前言

貳、搖頭丸之成分及藥效

參、搖頭丸之相關刑責

    一、施用搖頭

    二、製造、運輸或販賣

    三、持有搖頭

    四、強迫他人施用搖頭

    五、引誘他人施用搖頭

    六、轉讓搖頭

    七、持有搖頭

肆、搖頭驗尿之法律問題

       一、尿液檢驗報告之重要性

    二、驗尿之方式及其法律上之依據

    三、驗尿之其他問題

 伍、臨檢

    一、釋字第五三五號

    二、臨檢搖頭pub之行為是否合法

    三、對人之臨檢

       四、強制同行

陸、觀察勒戒

    一、刑事政策之取向

    二、我國相關法規關於勒戒之規定

、結論

 

 

壹、前言

 

  搖頭屬於安非他命的衍生物,由於價格較其他毒品低廉,取得容易,因此已成為目前最流行也最氾濫之毒品。搖頭丸與其他毒品一樣,嚴重戕害吸食者個人身心健康,如不能妥善處理國內毒品氾濫之問題,甚至可能動搖國本。尤其搖頭吸食者以年輕人居多,搖頭丸也成為舞廳助興之工具。吸食搖頭丸者究竟是犯罪行為抑或是病態行為?釋字解釋公佈後是否影響警方查緝吸食搖頭情況最嚴重之舞廳、搖頭店?司法單位如何確認吸食者之吸食行為?針對上述之問題,本文僅就我國關於毒品防治之相關規定,逐一論述之。

 

back

 

 

貳、搖頭丸之成分及藥效

 

  近年來在社會上非常氾濫,俗稱搖頭丸或快樂丸的毒品,事實上係安非他命之衍生物,英文叫作MDMA(3,4-methylenedioxy-methamphetamine;甲烯-雙氧基-甲基安非他命)Ecstasy。而搖頭丸是在1914年,由德國默克(E. Merk)公司合成為減肥藥用途,後來發現此藥最主要作用與興奮劑及迷幻效藥物類似,因此,FDA始終未核准其上市。然而到了1980年,卻有不少此類藥物,被用來作精神治療的輔助劑1。事實上,市面上販售的搖頭有些不只含有MDMA的成份,更有添加甲基安非他命及安非他命、或咖啡因等成份,會增加其毒性作用2

 

搖頭丸最常被使用在舞會中,通常以60 -120毫克的藥丸或膠囊存在。服用後會使人有快樂的、親密的、與別人非常接近的感覺,幻覺出現,進而使人多話而不知停止。但是也會有沒食慾、心跳加快、體溫升高、流汗等副作用出現。這些作用大約持續四到六個小時即消失。隔天睡醒後、會有肌肉酸痛、沮喪、焦慮、注意力無法集中的情形發生3。濫用者若在擁擠高溫的空間下狂歡勁舞,常會因運動過度,導致缺水,產生體溫過高、痙欒,甚至併發肌肉損傷、凝血障礙及急性腎衰竭而導致死亡4

 

  一般而言,搖頭並不會有長期成癮性使用的問題。因為一旦重覆使用或加大劑量,其快感即很快消失,產生藥物耐受性,但副作用卻更加強烈,而無法忍受。故初使用者會很喜歡吸食搖頭丸,但使用多次者卻可能畏懼吸食。因此,迄今搖頭是否會成癮,仍具有爭論5

 

   搖頭丸的使用對健康的傷害是相當嚴重的而且無法預期的。服用搖頭丸會引起高燒不退,突發性惡性高血壓,引起自發性腦出血或腦血管阻塞、胸痛、毒性肝炎及肝衰竭、橫紋肌溶解症、急性腎衰竭、泛發血管內凝固病變、急性或慢性妄想型精神病、記憶力衰退、大腦不可逆的傷害、心室心律不整、甚至死亡。對於有潛在心臟病、氣喘的患者,搖頭丸會誘發這些疾病的發生,導至嚴重的後果。對一些原有精神異常的人、也會誘發其早期出現。

 

 

參、搖頭丸之相關刑責

 

  依毒品危害防治條例第二條:「本條例所稱毒品,指具成癮性、濫用性及對社會危害性之麻醉藥品與其製品及影響精神物質與其製品。  毒品依其成癮性、濫用性及對社會危害性分為三級,其品項如左    第一級 海洛因、嗎啡、鴉片、古柯鹼及其相類製品 (如附表)     第二級 罌粟、古柯、大麻、安非他命、配西新及其相類製品 (如附表二)     第三級 西可巴比妥、異戊巴比妥、納芬及其相類製品 (如附表三) 。」搖頭丸係屬於第二級之毒品。

 

 一、施用搖頭

 

  (一)施用毒品所侵害之法益

 

  毒品之所以會對犯罪造成影響,在於吸毒販毒以及與該二者相關且交互作用的其他各種行為,即「毒品系統」內的各種行為對犯罪有增進的作用所致6。吸毒與其他類型犯罪之間,存在有強烈之關係7。然而施用安非他命者其實施的行為,純是殘害自己身心健康或生命安全而已,所侵害的人格權終究歸屬於自己的權益,是否應將施用毒品之行為界定為犯罪行為或將其除罪化,在刑事政策上容有討論之空間。

 

  (二)刑事責任

 

  依毒品危害防治條例第十條之規定,施用第二級毒品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二、製造、運輸或販賣

 

  依毒品危害防治條例第四條之規定,製造、運輸、販賣第二級毒品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科新台幣七百萬元以下罰金。  製造、運輸、販賣專供製造或施用毒品之器具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科新台幣百萬元以下罰金。此外造、運輸或販賣搖頭丸者,其未遂犯亦加以處罰。

 

 三、持有搖頭

 

  1.依毒品危害防治條例第五條之規定,意圖販賣而持有第二級毒品者,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科新台幣五百萬元以下罰金。

  2.意圖販賣而持有專供製造或施用毒品之器具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科新台幣百萬元以下罰金。

 

 四、強迫他人施用搖頭

 

  1.依毒品危害防治條例第六條之規定,以強暴、脅迫、欺瞞或其他非法之方法,使人施用第二級毒品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科新台幣七百萬元以下罰金。

  2.未遂犯罰之。

 

 五、引誘他人施用搖頭

 

  1.依毒品危害防治條例第七條之規定,引誘他人施用第二級毒品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科新台幣百萬元以下罰金。

  2.未遂犯罰之。

 

 六、轉讓搖頭

 

  1.依毒品危害防治條例第八條之規定,轉讓第二級毒品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科新台幣七十萬元以下罰金。

  2.未遂犯罰之。

 

 七、持有搖頭

 

  1.依毒品危害防治條例第十一條之規定,持有第二級毒品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台幣三萬元以下罰金。

  2.依毒品危害防治條例第十一條之規定,持有專供製造或施用毒品之器具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台幣一萬元以下罰金。

  3.依毒品危害防治條例第五條之規定,意圖販賣而持有第二級毒品者,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科新台幣五百萬元以下罰金。

  4.依毒品危害防治條例第五條之規定,意圖販賣而持有專供製造或施用毒品之器具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科新台幣百萬元以下罰金。

 

 

肆、搖頭驗尿之法律問題

 

 一、   尿液檢驗報告之重要性

 

  刑事訴訟法規定被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其他經扣押之物品如安非他命吸食器或針筒等雖可作為證據之用卻未必能作為認定被告有施用安非他命一事8。因而於實務上有賴以尿液檢驗以補強被告施用安非他命之證據。

 

 二、驗尿之方式及其法律上之依據  

 

  (一)自願驗尿

 

  稱自願採尿者,係指被告在自由意願下,得其同意,以自排或醫學之方法取得其尿液。如被告為證明其未施用毒品,而自願提供其尿液請檢查機關送請檢驗9。此時被告既係以自願之方法採取尿液,則該尿液及檢驗報告應具有證據能力,毋庸置疑10。然而雖實務上通常都是於訊問前或訊問中令嫌犯自行解尿裝封,在警方欲待偵訊之環境下,嫌犯是否出於本身之自由意志,頗有疑問11。或係假藉警察勤務條例第十一條第三款臨檢之規定,實際進行刑事訴訟法程序中之搜索程序,並要求犯罪嫌疑人隨同至司法警察之辦公處所,要求採尿後始同意其離去。此時受採尿者並非受拘提或逮捕,且因未發現其他之犯罪證據警察機關實無權對之尿12。但事實上,受採尿者因見無其他證據足以證明犯罪,鮮有拒絕採尿者。而警訊筆錄亦多記載:「你願意接受尿檢驗嗎?」,「答:願意」,是此類之採尿在外觀形式上均具有「自願尿」之模式。故除非被告在審理中執此抗辯,否則在審判上常為法院所忽略,並直接引用為論罪科刑之證據13。反而常以其係自願至警局尿可見其並未施用毒品或麻醉藥品,否則焉敢至警局採尿接受檢驗等理由,為其有利之抗辯14

 

  (二)強制驗尿

 

  1.毒品危害防治條例之規定

 

  毒品危害防治條例第二十五條規定,犯第十條之罪而付保護管束者,於保護管束期間,警察機關或執行保護管束者應定期或於其有事實可疑為施用毒品時,通知其於二十四小時內到場驗尿液,無正當理由不到場或到場而拒絕驗者,得報請檢察官或少年法庭許可,強制驗。

 

  強制戒治期滿或依第二十條第二項、第二十一條第二項為不起訴之處分或不付審理之裁定或犯第十條之罪經執行刑罰或管訓處分完畢後二年內,警察機關得適用前項之規定驗尿液。

 

  毒品危害防治條例第三十三條:「為防制毒品氾濫,主管機關對於所屬或監督之特定人員於必要時,得要求其接受驗尿液,受要求之人不得拒絕;拒絕接受驗者,並得拘束其身體行之。  前項特定人員之範圍及驗尿液實施辦法,由行政院定之。」毒品危害防治條例施行細則第十四條第一項:「警察機關或執行保護管束者依本條例第二十五條第一項、第二項規定通知驗尿液,受通知之人無正當理由不到場或到場而拒絕驗者,得報請檢察官或少年法院 () 許可,強制驗。其須強制到場者,由警察機關協助執行之,但均不得逾必要程度。」

 

  2.刑事訴訟法之規定

 

  依毒品防治條例之規定,警方並非對於所有吸食搖頭丸之犯罪嫌疑人皆可進行強制驗尿,僅限於1.犯第十條之罪而已受保護管束者2.強制戒治期滿或依第二十條第二項、第二十一條第二項為不起訴之處分或不付審理之裁定或犯第十條之罪經執行刑罰或管訓處分完畢後二年內,或3.主管機關對於所屬或監督之特定人員,於必要時,方得實施強制驗尿。則若非前述之人,如警方懷疑有吸食毒品之嫌疑,依現行我國刑事訴訟法之規定,可否承認強制驗尿之合法性?

 

  關於此問題,首先應探究者為強制尿,其性質屬於刑事訴訟法上何種強制處分,係搜索?扣押?鑑定?抑或勘驗?首先,固然刑事訴訟法賦予執法者行使強制搜索之權利,但搜索之性質大抵僅能就被搜索者自由或隱私方面之權益限制之,對強行採集涉嫌者體內之尿液,難免有侵害其身體完整性之權益,而可能逾越以強制力搜索時之必要程度。15

 

其次我國並未賦予執法者在執行勘驗時具有強制之權利,亦即被勘驗者若有抗拒之行為時,則執法者斷不能強行勘驗16。且由於勘驗身體一般認為不包含對身體內部證物之採集,故勘驗應不得作為強制驗尿之依據17;又我國刑事訴訟法雖賦予執法者行使強制扣押之權利,然而由於尿液屬於體液部份,並非法律上之物18,因此亦不得成為強制扣押之客體19。因此依目前我國刑事訴訟法之規定應認為警察機關不得以強制力對犯罪嫌疑人尿20

 

  三、驗尿之其他問題

 

  (一)檢驗報告之精確性

 

  1.尿過程之嚴謹性

 

  精確之檢驗方法可避免裁判之錯誤,並化解被告僥倖之心。尤其涉及吸食毒品之被告或其辯護人常以作為證據之尿液並非其所有或採尿瓶不乾淨,於採尿前已受有污染21,或以在採尿前有服用感冒成藥為辯解22

 

  2.檢驗結果之正確性

 

  由於在吸食搖頭丸之案件當中,檢方倚賴鑑定報告之程度甚深,往往鑑定結果有陽性反應,即認定為係施用毒品之證據而加以起訴。由於鑑定之機關不同,鑑定之儀器亦屬有異,因此如何確保鑑定之公正性與正確性,成為搖頭審判實務上至為重要之課題。

 

  事實上,尿液證據,廣義而言應包括尿之扣押筆錄、訊問筆錄、尿液、尿液鑑定報告,狹義而言,僅指尿液本身23。因此尿液證據之正確性,除尿液檢驗之外,尿之過程是否合乎正當之程序亦將嚴重影響犯罪事實之發現。

 

 

伍、臨檢

 

  搖頭pub盛行是搖頭氾濫之主因,警方對於搖頭丸之取締也多是以臨檢搖頭pub之方式為之,特別是將所有搖頭pub之舞客帶回警局接受尿液檢驗,幾乎是警方取締搖頭一貫的做法。然而在釋字第五三五號解釋公佈後,上述行為將立即產生是否合法之疑問。

 

  一、釋字第五三五號

 

  民國九十年十二月十四日公佈之釋字第五三五號解釋文指出,警察勤務條例有關臨檢之規定,並無授權警察人員得不顧時間、地點及對象任意臨檢、取締或隨機檢查、盤查之立法本意。除法律另有規定外,警察人員執行場所之臨檢勤務,應限於已發生危害或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之處所、交通工具或公共場所為之,其中處所為私人居住之空間者,並應受住宅相同之保障;對人實施之臨檢則須以有相當理由足認其行為已構成或即將發生危害者為限,且均應遵守比例原則,不得逾越必要程度。臨檢進行前應對在場者告以實施之事由,並出示證件表明其為執行人員之身分。臨檢應於現場實施,非經受臨檢人同意或無從確定其身分或現場為之對該受臨檢人將有不利影響或妨礙交通、安寧者,不得要求其同行至警察局、所進行盤查。其因發現違法事實,應依法定程序處理者外,身分一經查明,即應任其離去,不得延。

 

 二、臨檢搖頭pub之行為是否合法

 

  依照釋字第五三五號解釋文,警察人員執行場所之臨檢勤務,應限於「已發生危害」或「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之處所、交通工具或公共場所為之,其中處所為私人居住之空間者,並應受住宅相同之保障。上述釋字第五三五號解釋揭示了一個重要原則,即須有「合理懷疑」始得「進入」處所24。然而主管機關依據個別法律對場所執行檢查工作,例如勞動檢查、消防檢查等所謂之行政檢查,依現行法律,通常多無須符合任何要件,持身分證明文件即可,而警察於處所或公共場所進行之臨檢,依本號解釋,卻從此須限於「已生危害」或「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之際,始得為之,二者對比之下,臨檢顯然較為嚴格25

 

  又對場所作臨檢時,只能對場所作臨檢,也就是說剛進入住宅區作臨檢時,只能進入住宅區檢查有沒有違反消防法規,有沒有火災,有沒有符合政府的福利措施,這只是對房子的臨檢。並不是進入房子之後可以對在場所有的人去實施臨檢,因此進入場所之後,如果要對人臨檢的話,還要合乎對人臨檢的要件26。由此觀之,警方即使臨檢搖頭pub,但是如果沒有現行犯,或是沒有相當理由足認其行為已構成或即將發生危害,警方並沒有權利對在搖頭pub的舞客進行臨檢。

 

 三、對人之臨檢

 

  釋字第五三五號解釋文指出,對人實施之臨檢須以有「相當理由」足認其行為已構成或即將發生危害者為限。釋字第五三五號解釋揭示須具有「相當理由」始得對人實施「盤查」27之原則。此處之「相當理由」應非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二條第二項規定之相當理由,而是憲法意義,因此應以「合理懷疑」來加以理解28。至於所謂之「合理懷疑」究係指客觀上之判斷,抑或主觀上判斷?關於此問題,一般雖認為應以客觀上之判斷為之,惟亦有認為如依美國法就合理懷疑之判斷基礎並非純客觀,而係兼主觀之,警察個人經驗及專業知識之判斷亦得列入考量29

 

  另外對於現行將搖頭pub所有舞客帶回警局驗尿之做法是否合法,即涉及集體盤查的實施是否合法的問題。所謂集體盤查者,乃是由警察暫時封鎖某地,集體對滯留該地之人行使盤查之依據。集體盤查之對象不僅及於肇致危害之有責任人,尚且及於無責任人,若欲要求無責任人作為或不作為時,應充分顧及警察法上之比例性、適當性及必要性等原則。

 

所以除非在無法提出證明或拒絕陳述之例外情形下,才得將無責任人帶往警所,在這之前,必要性原則更應充分受到考量30

 

警察獲報pub舉行搖頭派對,為驗明pub中不特定多數人之吸毒情形,本應由法官核發搜索票,對該場所進行搜索,以將犯罪嫌疑人帶回偵訊;於此等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進行搜索時,搜索票上理應確實記載犯罪嫌疑人之姓名,惟其中多數犯罪嫌疑人尚待驗明身分。如記載為「×××與所有在場人」,似乎會成為「概括搜索票而無效」。此等情況似應許以集體盤查之方式填補搜索之漏洞為妥31

 

  此種效力最強的集體掃蕩式盤查,在德國係於某些警察法中規定其授權依據,但德國刑事訴訟法並無的授權規定,若在追訴性任務中欲發動掃蕩式盤查,必須拆解,依照各該干預行為(如確認身分、路障、搜索、扣押等)的授權規定分別為之32

 

  四、強制同行

 

  依釋字第五三五號解釋文,臨檢應於現場實施,非經受臨檢人同意或無從確定其身分或現場為之對該受臨檢人將有不利影響或妨礙交通、安寧者,不得要求其同行至警察局、所進行盤查。其因發現違法事實,應依法定程序處理者外,身分一經查明,即應任其離去,不得延。然社會秩序維護法第六十七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於警察人員依法調查或查察時,就其姓名、住所或居所為不實之陳述或拒絕陳述者,亦僅處三日以下拘留或新台幣一萬二千元以下罰鍰,則何以為確認身分即有要求同行至警局之權利?因此有學者即批評強制同行之行為相當於逮捕,絕不能僅以確認身分為由即要求同行至警局33

 

  實務上警察機關往往假藉警察勤務條例第十一條第三款臨檢之規定,實際進行刑事訴訟法程序中之搜索程序,並要求犯罪嫌疑人隨同至司法警察之辦公處所,要求採尿後始同意其離去。此時受採尿者並非受拘提或逮捕,且因未發現其他之犯罪證據,警察機關實無權對之尿34。尤其警方於搖頭pub臨檢時,由於舞客往往隨手將搖頭丸往地上一扔,造成片地都是搖頭但是卻不知何人所丟棄之情形,此時警方雖無法特定何人為現行犯,但欲認定現場所有人皆屬犯罪嫌疑重大,因此符合刑事訴訟法第八十八條之一逕行拘提之要件,亦屬牽強。故有認為如要實施強制同行,首先須具備強制尿之一切要件35,因為強制同行事實上等於逮捕。

 

 

陸、觀察勒戒

 

 一、刑事政策之取向

 

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將各國管制藥物的立法政策分為三類361.懲罰取向(Punitive approach):即將濫用藥物行為視為有刑罰效果的犯罪行為2.治療取向(Therapeutic approach )即將濫用藥物行為視為病態行為而需訴諸醫療3.懲罰與治療的混合取向(Mixed approach):即將濫用藥物行為視為兼具有刑罰效果的犯罪行為與需訴諸醫療之病態行為。

 

  對毒癮是「病人」或「犯人」的定位往往影響刑事政策之處遇,我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在八十七年修正後,對吸食毒品者有條件「除刑不除罪」之原則處理,須經觀察勒戒之程序,確定其有癮始施以戒治37,因此係將吸毒者認為兼具「犯罪者」與「病人」的雙重身分。

 

 二、   我國相關法規關於勒戒之規定

 

  (一)毒品危害防治條例之規定

 

  依毒品危害防治條例第二十條之規定,第一項:犯第十條之罪者,檢察官或少年法庭應先將被告或少年送勒戒處所觀察、勒戒,其期間不得逾一月。經觀察、勒戒後,無繼續施用毒品傾向者,應由檢察官為不起訴之處分或由少年法庭為不付審理之裁定;有繼續施用毒品之傾向者,由檢察官聲請法院或由少年法庭裁定令入戒治處所施以強制戒治,其期間為一年。但自首者,得以保護管束代之。

 

  第二項:依前項規定為不起訴之處分或不付審理之裁定後,五年內再犯第十條之罪,經觀察、勒戒後,認有繼續施用毒品之傾向或三犯以上者,不適用前項之規定。但應由檢察官聲請法院或由少年法庭裁定先令入戒治處所施以強制戒治。同法第二十二條規定,強制戒治執行已滿三月,戒治處所認無繼續戒治之必要者,得檢具事證,報由檢察官聲請法院或由少年法庭裁定停止戒治。  第三項:前項停止期間,應付保護管束,期滿未經撤銷者,視為強制戒治期滿;其違反保護管束應遵守事項情節重大者,得由檢察官聲請法院或由少年法庭裁定撤銷停止戒治。停止戒治之裁定經撤銷者,其停止之期間,不算入強制戒治期間。  第四項:強制戒治已滿九月,戒治處所認有延長戒治之必要者,得檢具事證,報由檢察官聲請法院或由少年法庭裁定延長一年。  第五項:前項延長期間內,戒治處所認無繼續戒治之必要者,得隨時檢具事證,報由檢察官聲請法院或由少年法庭裁定免予繼續戒治。

 

  (二)觀察勒戒處分執行條例

 

  依觀察勒戒處分執行條例第三條第一項之規定,檢察官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二十條第一項規定命送勒戒處所執行觀察、勒戒處分者,應先向法院聲請裁定,法院應於受理聲請後二十四小時內為之。同條例第八條第一項規定,勒戒處所應注意觀察受觀察、勒戒人在所情形,經醫師研判其有或無繼續施用毒品傾向後,至遲應於觀察、勒戒期滿七日前,陳報該管檢察官或少年法院 ()。第二項則規定,受觀察、勒戒人經觀察、勒戒結果,無繼續施用毒品傾向者,檢察官或少年法院 () 應即命令或裁定將其釋放,其觀察、勒戒期間滿,未獲檢察官命令或少年法院 () 裁定者,勒戒處所應將受觀察、勒戒人釋放,同時通知檢察官或少年法院 () ;有繼續施用毒品傾向者,於勒戒處所依法院或由少年法院 () 裁定移送戒治處所施以強制戒治前,應繼續收容。其收容期間,計入戒治期間。

 

 

、結論

 

  長久以來如何取締搖頭氾濫之問題,一直是令警方頭痛之問題。尤其是搖頭不僅體積小,攜帶方便,亦不須任何工具即可口服施用,因此警方查緝吸食搖頭丸之行為只能仰賴尿液鑑定之報告,也導致尿液檢驗報告在吸食搖頭案件之審判上具有關鍵之地位。職是,警方應如何在法令之範圍內合法取得犯罪嫌疑人之尿液檢體,鑑定機關如何確保尿液檢驗結果之精確性,有待司法機關未來加以強化。

 

  其次,在刑事政策上,究竟應將吸食搖頭丸之行為定位為犯罪行為,或係病態行為,同樣值得吾人深思,如將其定義為病態行為,在政策上即應思考如何治療吸食毒品者之成癮性,同時也必須就目前實務所進行之勒戒措施是否達到預期之效果進行評估。

 

  此外在釋字第五三五號解釋公佈後,警方臨檢行為之合法性受到嚴厲之挑戰,警方是否有權利隨意進入搖頭pub臨檢?進入搖頭pub後是否有權要求對在場之所有人進行搜索?是否有權要求搖頭店中之舞客同行至警局?是否有權對同行至警局之舞客進行強制驗尿?考驗警方查緝搖頭丸之作為。

 

  無論如何,毒品之氾濫,輕則傷害個人身心,重則動搖國本,絕對不可輕忽。然而毒品氾濫存在多元之問題,僅靠法律之力量無法根本解決毒品之問題,因此除了法律層面之行,包括嚴格取締毒品之走私、製造、販賣,乃至於科以嚴刑峻法之外,社會福利之健全,教育之宣導,青年正當活動之提倡等之同時進行,才是反毒之關鍵。

 

 

註 解

 

1

 http://www.greencross.org.tw/drugabuse/MDMA.htm.      back

 

2

 同前back

 

3

 同前back

 

4

 黃有志,搖頭氾濫的解決之道,健康世界,第 期,頁39back

 

5

 1back

 

6

 劉勤章,毒品與犯罪關連性之探討,中央警察大學學報,第39期,頁288 back

 

7

 同前back

 

8

 陳仟萬,施用安非他命衍生物有關法律問題的研究-以毒品危害防治條例暨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為探討之主軸,月法學雜誌,第46期,19993月,頁102

 

9

 鄭水銓,尿液檢驗報告在審判上之應用,刑事法雜誌,第40卷第1期,民國852月,頁75

 

10

 同前back

 

11

 古振暉,論強制驗尿,軍法專刊,第43卷,第1期,民國861月,頁16             12

 9back

 

13

 9,頁76back

 

14

 同前back

 

15

 陳仟萬8文,頁103 back

 

16

 同前back

 

17

 11back

 

18

 在現代民法上生存中人體的全部或一部均不得視為「物」,例如頭髮、血液、人乳等,也得於分離後成為一般的物,惟分離前仍屬於人體之一部分。見施啟揚,民法總則,民國八十二年十二月增訂五版,頁177back

 

19

 15back

 

20

 鄭水銓,9文,頁79back

 

21

 鄭水銓,9文,頁79back

 

22

 鄭水銓,9文,頁79back

 

23

 古振暉,註11文,頁16back

 

24

 參見釋字第五三五號解釋座談會,月法學雜誌第81期,蔡庭榕教授之發言,20022月,頁35back

 

25

 法治,憲法行政法雙響炮下之警察臨檢,專題研討,台灣本土法學雜誌,第33期,20024月,頁81back

 

26

 參見「從釋字第五三五號解釋談警察臨檢的法治與實務」研討會,王兆鵬教授之發言,台灣本土法學雜誌,第33期,20024月,頁108back

 

27

 24,蔡庭榕教授之發言,頁35back

 

28

 24,王兆鵬教授之發言,頁37back

 

29

 24,陳瑞仁檢察官之發言,頁38back

 

30

 李震山,從釋字第五三五號解釋談警察臨檢的法制與實務,專題研討,台灣本土法學雜誌,第33期,20024月,頁75back

 

31

 24,陳瑞仁檢察官之發言,頁39back

 

32

 24,林鈺雄教授之發言,頁42back

 

33

 26back

 

34

 鄭水銓,9文,頁75back

 

35

 古振暉,註11文,頁19back

 

36

 林漢堂,藥物濫用問題之探討,警學叢刊,第23卷,第2期,民國8112月,頁131。轉引自施志茂,安非他命危害犯罪與防治,華泰文化事業公司,民國892月初版,頁257    back

 

37

 施志茂,安非他命危害犯罪與防治,華泰文化事業公司,民國892月初版,頁259

 

 

   在此強烈推甄別外道之法則」給佛弟子重要參考。

   佛網電子信箱:cm123@ms15.hinet.net
    回佛網首頁:http://www.buddhanet.com.tw/   佛網GB